国学文化传承网

    

继承传统 · 学习现代 · 着眼未来

 人物
当前位置:
大家风采
翁德华 先生
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10-20 16:58    

      鼻通术奇人----新加坡翁德华中医师

鼻通术奇人----新加坡翁德华中医师

 

       翁德华,1957年出生,跟赵本山同年同月同日生。为什么要提他?“因为他来新加坡有私人飞机载送而我没有,每谈及此,我会告诉大陆朋友,我要撞墙!呵呵!我总爱调侃别人和自己”,翁先生风趣的说。
      1982年,工作之余,我上夜校读中医。因为母亲是在家医“毛丹” 病的祖传医师,什么是“毛丹”?简单地说,凡是看不好的病或发烧或其他身体不适症状,病人或问神或看一两次医生不好便选择去看“毛丹” 医生。母亲的医术,那张独特的方药,学自由中国福建安溪来的祖父。他没受正规教育,得贵人赠方,行医多年下来不出医疗事故已了不起。母亲也同样行医三十几年顺顺利利,上天保佑。我常说:“中医是G-O-D,Game Of Death,死亡游戏,一医死人,游戏终止”。
      我自小偷偷看祖父看病,很自然在母亲接手行医之后去学中医,当时并没打算开业行医。半工半读,好不容易熬到5年才毕业。终于在1987年于新加坡中华医学院拿到中医师证书,三年后与也是中医师的内人开业行医至今。

      绝佳的民间 “通鼻术”,有幸得千里之外的贵人相授,非亲非故,“天机”只泄露一半出来。在1990年8月中,我战兢兢的给第一个女病人看病,至今已医近24年,医过成千上万的鼻病人。医法是:点特殊药在鼻甲10分钟,使其粘膜结疤,两星期左右,痂自掉或复诊时由医师摘除,鼻甲粘膜恢复健康正常而愈。对一切鼻炎治疗,用点药枯落法或称通鼻术,群医互比,我始终认为此医术比手术或其他中西医疗法都出色,达到廉、简、验、便、捷的较高医疗境界。最重要的一点是:绝不会造成“空鼻症”。

 

 

      近9个月来我在Facebook(面谱、面簿、脸书、fb) 上发表关于“通鼻术”的治疗问题,真正的公开亮出医术来,23年磨一剑,潜龙勿用多年,如今年岁已大,有必要现龙在田。龙一现,准备随时跟不满的网民和同行挑战医鼻病之术,想不到没有一个人来,引人入胜。fb上,有些“好意”的网友劝我不要讲太多,应该收起来不说,我反驳说我几岁了?为什么不可以讲?不服气可以来挑战呀!唉!复杂的社会呀!我不时感受到劣医驱逐良医。

      一起全国皆知的脑手术“救命”
      我在fb也大胆讲破西医对鼻堵塞造成的四肢抽搐而动两次脑手术的大误医,西医说是小孩患脑膜炎。手术后造成3岁多小孩变成哑巴和五官皆损。我因此发上fb讲出我的看法,并在同一时间来看因鼻炎而屡发烧不退的同龄小女孩的医愈照片说,应该如我这么医才对。这只有我看出又敢讲的医疗事故,皆因中西医和其他人都不懂有我这么医之故。晚报的记者这么写:“……证实德杰患上脑膜炎,迅速动手术开脑急救,让他捡回一条小命。” 我发电邮告诉他这是误医不是救命,他不理睬我,哈!医药费还13万新元呢。要我医,10分钟点鼻甲粘膜,鼻道一通,四天后复诊愈。
      要发出破功的贴文和治愈照来,必须具有这能力和慈悲心及胆色,全国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心力。更想不到的是,发出贴文来,竟没有fb网民来赞我,是世态炎凉?还是这是个冷漠无情的社会呢?常自问:做好人有什么用?

 

      再突破医鼻炎之外的多种奇难杂症
      当初只知点通鼻道只是对鼻炎的治疗有效而已,多年来大胆跨出鼻炎之外的诊治,从实践中得知它能通医许多杂症。包括以大通阳气以驱中降头的阴邪、湿疹、打鼾、下肢水肿、头痛头晕、多年咳嗽、屡患发烧不退、恶寒甚、全身酸疼、四肢关节开合不利、便秘、不育、月经痛、颈肩腰腿痛、甲状腺肿大、黑眼圈、胃胀风、皮肤敏感、鼻涕倒流等等。
      我时常对病人总是这么说:鼻子处在脸部的中央,好比中央政府,一通百通;一出问题,到处有难。我是抓到大通阳气的密码,所以高明。无须介绍名贵药材给病人来补气,此医对病人好,少花钱;对医者不好,少赚。
      医术太高上不了主流媒体
      有意思的是,这医术上不了主流媒体作宣传,因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在,其中之一是广告一登,会让同行,尤其名中西医感到不舒服,太快、太绝了!还有,中药销不出去,对药材生意有影响。对中医师付钱打广告想出名也有影响,所以主流媒体衡量轻重,视广告钱财的收入比病人的痛苦更重要,不给予刊登我的医法。


      这医术,我常称之为“照妖镜”,一亮出来很可怕,能看出对方有没医德,该医师是不是叶公好龙等。我试过几次,亮出医术来,却因此“得罪”一些同行和亲朋戚友,我固执己见,据理力争,直批对方到无法回嘴方休,失去友情也在所不惜。通常没必要,我是不亮太多的。
      想想,谁接受你这个形象看起来很一般的人拥有绝佳医术呀?主流媒体不给我刊登平生唯一的一次机会上《晚报》报道。有位有为的年轻实习记者不懂事,在去年6月中写我的专长,说:“别人都打广告,为何你不登?” 我想,都行医23年了,女儿也刚从复旦大学毕业,无供学费念大学的后顾之忧之下,来写我的“通鼻术” 上报视之为天意吧,接受他的好意。

      不过,心里头不免七上八下的不安,不知登了会有什么后果……万万想不到该篇报道被编辑宋占勇截住不准登,理由据说是“没听说过” ,有趣!我不是很在乎被登医疗报道来出名,但既然媒体让庸医一登再登,为何我摆明能医得比他们出色却不能登呢?难道小庙容不下怪神?即使怕我的绝佳医术影响同行的生计和大集团的亿万元草药生意,也应该礼貌上私下通知我一声呀!我可以同情的理解。
      所以我潜龙勿用,隐秘医术多年,23年磨一剑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


       天赐的医术
       我不迷信,但多年行医和人生历练,不免有所体悟。我的脾气大且怪,爱挑战新的杂症,是天生来替天行道的------替天通行鼻道,冥冥之中似有预排。脾气大的人来医主气的器官------鼻子,合乎天理。火性的人通常留不住慢性病人,中医治病的特色是慢慢调理,我反其道而行,所以病人不多。本来这种个性不适宜从事中医这行业,但天不绝人之路,我多年来行医是靠这种让病人掉眼泪的绝佳医术才能继续生存下来。
       来找我医治的病人,不管什么病,统统对我不公平,来治病都想一次治愈,简直把我当神医耶稣。行医近27年,没有一个病人连续给我看超过5次,我想这是项纪录吧?
       空鼻症,本国也有,但病人不杀医生,不流血,所以真相没有被揭露出来。有人牺牲,就会有人得利,面对受害医生的鲜血,我想我的能力有限,写这篇报告算是尽一份天职吧。




上一个: 梁守渝 先生
下一个: 朱兴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