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文化传承网

    

继承传统 · 学习现代 · 着眼未来

 人物
当前位置:
大家风采
温克强
    发布时间: 2022-08-05 15:49    

温克强,1956年10月生于海南省万宁市和乐镇红旗村,现年63岁,现为温克强诊所负责人、海南省寿南山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和乐温克强分店店长。

学生时代,就随父亲温学昌及村中医生陈更新启蒙学习中草医,熟读《医宗全鉴》,入门窥径,未及成人,就能用中草药医治伤寒感冒、疮疽等疾病。

勤学善思,慈心为民。1973年—1975任和乐公社会计,业余时间用中草药义诊。1975年—1977年往广州中医学院深造,系统学习中医基础理论,学成还乡为民治病。1980年—1985年在和乐镇和乐墟开中医诊所,自研医治肿瘤方药,尝试中药中的“十八反”“海藻与甘草”配伍,取得良效,投入临床。

自1985年被万宁市华侨医院聘任医生以来,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乡镇,为解救病人疾苦,搜集简便验廉的中医治疗办法,力求方便群众又少花钱、治好病。多年来积累了一些宝贵临床经验,用功研究医学名著,辨识病理,寻求有效治疗。自研验方、验药,能治疗各种肿瘤,造就攻克多种疑难病的能力。

仅从2000年以来,先后治疗淋巴瘤及各种恶性肿瘤数千计,成效率达80%以上,其中深圳市女教师陈冰冰、陵水县的毛业花、杨绍群等得以生命存活,十多年未有复发。

2010年12月8日获得《中国国家人才网专业人才库入库证书》。2011年春至今,在和乐镇商贸街35号开业个体中医诊所,全国各地肿瘤病患者、白血病患者及冠心病患者慕名前来求医。

案例一:2018年9月15日,临近的后安镇妇女李亚娟前来我室看病,身材消瘦,面色晦暗,语气低弱,显而易见的是她颈部多个淋巴结肿大,颈部疼痛且有压迫感,伴有肩臂疼痛,右侧骶骼右份下方有肿块如鸭蛋般大,凹凸不平,肤色灰化,举步痛甚难行,舌体枯尖,脉沉滑搏坚,食欲不振,精神忧郁。

经过问诊得知她于2017年秋发病,当时她心悸多汗,失眠生梦,头痛眩晕,烦燥易怒,恶心纳少,口干咽燥,口腔溃疡,大便干结,消瘦乏力,并且发现颈部甲状腺肿大,似肿块,表面不光滑,咽中有梗阻感,吞食似乎有物阻塞,随吞咽动作上下移动。据此,是年10月21日她前往广东省中山肿瘤医院检查:诊断为甲状腺滤泡癌,接受医院手术治疗,住院22天回家,病情暂行缓解。2018年9月3日,她因患了一场感冒,感觉颈正中偏右突发肿块,按之则痛,质硬,怀疑旧病复发,立即返回广东省中山肿瘤医院复查。经PEF/CT全身影像提示:甲状腺滤泡癌术后残余,骶骼份右侧骶滑及右侧骶骼病灶代谢活跃,符合转移。病灶侵犯右侧臂大肌及臂中肌,右侧眩骨上段病灶代谢活跃,考虑转移等症状。该院专家建议对她施行第二次甲状腺全切余,手术后加碘治疗,医疗费用负担也重。因此,她不接受这种手术治疗,经人介绍赶紧到我室寻求用中药治疗。

“初病多实,久病多虚”,这是中医治病一条极其重要的宝贵经验,分析这个病例,她先前到该院作了手术治疗。近一年旧病复发,又想到她在手术有发病也会有许久时间,眼前身体消瘦等症状综合诊断这是“久病”,正气虚衰,病入营血。当下她甲状腺肿块显著,这是“本虚标实”,宜补不宜过度攻伐。确实其治法应该是补益与攻伐兼备,拟用“益气养阴散结散”医治。

药方如下:海藻25g、昆布25g、牡蛎30g、僵蚕10g、川贝15g、半夏30g、山茨菇15g、黄芪60g、党参30g、元参30g、天花粉30g、黄药子30g、蚤休15g、鸡血藤30 g、五味子10 g、草河车15 g、猫爪草15g、 复枯花30g、穿山甲10g、茱萸15g、石斛25g、木别子30g。

她连续服药两个余月,共计63付。颈部淋巴结消失,全身肿块消失;骶骨右份右侧骼骨及右侧骶骼转移病灶缩小到杏核般大。是年12月21日她到海南省医院检查提示:右侧骶骼关节组织肿块明显缩小;双侧卵巢多发囊性影,考虑生理囊块;膀胱前上壁囊性病变,考虑良性,脐尿管囊肿。解除了生命危象。

根据这种情况,我继续对她守方治疗,视其病情变化稍微加减药物诊治,使她病灶消除,恢复健康。如今她生活饮食起居如常人。

案例二:2018年5月6日,本地老师王某,男,40岁,先于2017年5月6日发烧头痛,多方辗转,西医都建议做干细胞移植治疗,医疗费用50万元,可保生命存活两年。患者万般悲痛,如梦初醒,西医治疗不但治不了病,还损伤身体,医疗费高昂,遂立即还乡得求民间中医治疗。温克强经过望闻问切,四诊辩证,脉症合参。首诊处方:继续食中药治疗三个多月。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转,经过海医复查,“细胞淋巴瘤”及扩散入肝脏病灶,一律清除,一切血常规正常。欢乐之中,不忘昔日悲痛、同病相怜的王某,分别向当时一起住在海医病房的梁丽桂(琼海籍)同乡村民翁连霞女士介绍,带领她们前来。中药医治起死回生,传为佳话。

祖国中医历史悠久,博大精深,奥妙变化无穷,他抱定一心,千万不抱“以简单的一方一药求全能收效”的侥幸心理,不断实践探索,不断开拓出医治恶性肿瘤的良方妙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