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文化传承网

    

继承传统 · 学习现代 · 着眼未来

 人物
当前位置:
大家风采
朱铭骏
 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9-03 13:54    

心理咨询师

高位截瘫八年的我成了心理咨询师

我叫朱铭骏,是一名消防员。2013年7月9号军训期间,做示范动作因器材松动意外摔下,头部着地导致脊髓损伤(延髓-C1)高位截瘫至今,是截瘫中的最高位置,没有呼吸,靠呼吸机维持生命,用嘴打字学习。

刚刚摔下时,因受伤位置太高(像我这样高位脊髓损伤的人活下来的几率是千分之一)很快失去意识。自身是消防兵,班长有较强的急救意识,一路鸣笛三分多钟就把我送往医院带上了呼吸机,但仍因缺氧陷入重度昏迷,县医院下达多次病危通知书。但我命大,昏迷第四天醒了过来,然后被送往浙二医院。

在重症监护室躺了19天,只有我自己清楚什么叫绝望到底

被专家定义为植物人,说重新站起来的几率如同我活下来的几率一样低。需要接受保守治疗。后来清醒意识到脊髓损伤的可怕性绝望到深渊,只想快点结束自己的生命。那是真正的人间炼狱,却求死不能,想过很多次办法让自己结束,但因只有头可以动,于是就尝试咬舌自尽,一口咬下去只有钻心的疼,把舌头咬断了1/3,除了一口鲜血跟死没有任何关系,于是又开始咬唇自尽,把下嘴唇咬的鲜血淋漓却咬不断,第二天护士硬性给我嘴里带上一个强制的东西,牙齿就动不了了。

现在想想那时真傻,即便舌头嘴唇咬下来自己也死不了啊....但会特别理解那时的处境,高烧41度,带着呼吸机,整个身体都动不了,各种不适应,也不知道哪里疼哪里难受,绝望痛苦到极点,甚至绝望痛苦都不能形容当时的难过。极度口渴,闭上眼睛就是水,牛奶,果汁这些饮品。我就看着一瓶瓶液体输进我的身体 告诉自己那些都是果汁:白色的是矿泉水,黄色的是橙汁,绿色的是苹果汁,告诉自己不渴了不渴了,就这么熬了19天。

...

我曾经常以为自己一定是这世界上最不幸的,青春年华高位截瘫生活不能自理,向往的自由生活离我远去。而我又经常想我是幸运的,在慌张彷徨病痛的年华里,经历了不一样的人生,且得到弥足珍贵的人生感悟,让我受益一生。

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,诸多感受像被重塑了一般,我开始重新适应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并开始反思过往。病痛并不能将我打倒反而给予我新生,当我决定开始要记录每天生活的时候,已经卧床近五年了。

那五年真的很煎熬,从来没有走出过病房,没有接触过阳光。失去了自由,渴望奔跑,期待新的生活。我曾自卑、孤僻、敏感,时常被情绪左右,浑浑噩噩度过无数个难熬的夜。我想我的生活应该要有所改变。

后来看了很多励志的视频包括心理书籍并尝试改变自己,如今已成为别人口中“心态很好的人” ,也努力成了“给他人带来温暖的人”。

16年接触心理学,国家三二级心理咨询师取消后,目前正在备考中科院心理咨询师认证。过去苦难的日子,我读了很多心理方面的书籍想解除心中的困惑,为什么不幸的是我?为什么我的人生如此苦难。后来受到程浩的启发我想开了:幸运和不幸,都需要有人承担。

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命运,改变不了现实 我就得改变自己。慢慢接受了自己的重度残疾。直到现在,现在的状态,怎么说呢?没有那么好,但也没有特别糟糕。我开始去接触刚刚受伤像我一样的人、抑郁症患者、心理障碍者,聊以慰藉,去互相交换经历,直面痛苦再解决痛苦。这些年,有太多太多的病友和心理障碍的朋友找我解惑,甚至有阻止抑郁症的朋友自杀。

2018年为了克服自己内心的自卑,我开始去广场做公益演讲,给陌生人讲心理学知识,虽然每次都很紧张害怕,但最终都能如愿以偿的完成,甚至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。如今的自己,是历经伤痛折磨,失去自由后极度渴望新生。痛定思痛,不说自己现在有了多少人生感悟。但我知道,我绝对不是刚受伤时的自己。这八年中,我见到了太多的衰败,无奈,生死离别与涅槃重生。

(演讲时图片) 

在这样巨大的痛苦跟裂变之中,所有原本的人生意义都被颠覆,都被质疑。不论美丑,不论高低,不论阶级,不论贫富。在病痛与残疾面前都是一个样子。单凭你是谁,躺在病床上都是一具死沉的肉体。我所能想象到的,几乎世界上所有丑陋的镜头都发生在病房之中。病人依然不能算人。将死的人没有丝毫尊严。身体被无时不刻的侵蚀。生命里所有的危机都跟多米诺骨牌一样排山倒海而来。人生目标和意义在这样的恐惧之中简直是一文不值。

而现如今身体情况稳定,心境坦然,做起了一名职业心理咨询师,帮助陌生的朋友解决心理层面的问题。工作、学习心理学、玩玩儿游戏,很充实,也有了发自内心的快乐。觉得生活有了非凡意义。

所以我丝毫不后悔自己现在这个样子。身体上的残疾,思想上健全。比起像之前青春期一样糜烂迂腐的生活,我更感激现在的自己。

我宁可选择截瘫,才能认真考虑我存在的价值,失去自由,不能照顾自己,要跟生活对抗。生活才会告诉自己最基本的人生价值在哪里。把我从没有秩序的人生中解救出来。

这是脊髓损伤苦难生活告诉我的。也是过往经历重塑我现在存在的价值。作为一个被同情者的身份其实并不是叙述什么自己有多坚强。而是我知道我会受到这样的暗示,我会慢慢接受这样的观念。我深知自己的脆弱。会接受我理所应当的应该成长为一个社会价值观下的强者,我不比谁更值得同情,也逐渐成为更强大的自己。

你看,我是多么的意气风发 朝气蓬勃 自信。